首页 >> 最新文章

湘鄂情杠杆收购炉火纯青股价暴涨63谁在操盘工业电炉

文章来源:金岛五金网  |  2020-05-13

时下,转型已经成为许多传统行业上市公司,尤其是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的时髦之举。然而,很少有公司像湘鄂情和掌控它的孟凯一样,受到如此多的关注和争议。

2014年7月28日晚,湘鄂情再一次“转型”,据公告,公司计划投资15亿-25亿元承接安徽省内500万用户家庭智能有线电视云终端的独家投资建设工作,该新终端将能实现数字电视机顶盒、无线路由器等多重功能。

对此,孟凯描绘了诱人的前景,“到时候,小米、华数这些盒子加上他们的路由器,都没法和我们比”。

这已经是湘鄂情的第N次转型。从斥资收购环保公司到收购影视公司,再到与中科院合作新媒体、大数据,再到与山东广电新媒体合作进军家庭智慧云终端……看上去,湘鄂情好像一个挥金如土的土豪,四处出击。

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目前湘鄂情账面上的资金是非常有限的。那么,它又是用什么样方式在做这些并购?

湘鄂情做的那么多的并购,是否会像猴子掰玉米一样,最后一个都拿不住,没有一个行业进入深度的实际控制?湘鄂情收购这些公司的资金到底从哪里来?成本又如何呢?诸多的疑问,尚待时间的解答。

玩转杠杆收购

湘鄂情开启并购转型模式,始于2013年下半年。当时,公司一片愁云惨雾,净利润亏损2.20亿元,为公司上市以来首次亏损,股价也创下历史新低。

公司转型的第一站为市场上大热的环保行业,其模式主要是收购股权,刚好达到控股的标准。

2013年7月25日,湘鄂情与蒋鑫就收购中昱环保51%股权签署意向协议,在蒋鑫等完成业绩承诺(中昱环保2014年-2016年净利润不低于1.5亿元、2亿元和2.6亿元)后,湘鄂情将按10倍的PE收购中昱环保剩余49%的股权。为此,湘鄂情支付了5000万元收购意向定金。

不过,随后中昱环保就被爆出股权结构等方面的诸多问题。2014年5月,湘鄂情以其存在股权的历史沿革、财务核算和资质等问题为由无奈宣布终止此次收购,而5000万元定金能否收回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这次挫败并未打消湘鄂情进军环保领域的热情。2013年12月23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拟投入5098.10万元港币(约4000万元人民币)收购肯菲登特艾蔻控股有限公司51%股权,从而间接控股了江苏晟宜环保有限公司。

同日,湘鄂情还公告,全资子公司合肥湘鄂情与合肥天焱签订《合营及收购资产协议》,双方共同投资成立合肥天焱生物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焱科技),其中,合肥湘鄂情出资5100万元,持有合资公司51%股权;合肥天焱以专利技术出资,持有49%股权。

稍显意外的是,2014年2月湘鄂情将天焱科技剩余49%股权收入囊中,百分之百控股了该公司。然而,湘鄂情却并未支付该部分股权的转让款。因为双方约定,在天焱科技满足一定条件(2014-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6000万元和7200万元)后,将按其2016年实际净利润的10倍PE确定49%股权的转让价格,预计为3.53亿元。

之后,湘鄂情转战同样热门的影视行业。不过,与此前收购环保公司不同的是,公司收购影视公司均采取预收购的模式。

2014年3月6日和12日,湘鄂情分别与熊诚、重庆笛女影视签订股权收购意向协议,约定在目标公司中视精彩和笛女影视2014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含)的条件下,湘鄂情同意按目标公司2014年实际净利润以不低于10倍PE的价格收购其不低于51%的股权。据此计算,未来湘鄂情收购中视精彩和笛女影视的价格将不低于2.55亿元和2.58亿元,然而其目前只不过分别支付了2000万元的收购意向定金。

“这种方式可以称为杠杆式收购、邀约式收购或者对赌式收购,就是为了化解风险。尤其是新兴产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需要约定回报的一些条件,才能把真金白银给掏出去。这对湘鄂情来说也是一个广撒网的策略。”北京志起未来营销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志起表示,“不过,这恰恰也说明,包括孟凯本人在内,也不是完全有信心看得那么准。”

要完成上述收购和合作尚需投入大笔资金,不过这并不妨碍湘鄂情继续砸钱。

2014年5月4日,湘鄂情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建立“网络新媒体及大数据联合实验室”,其中,中科院计算所以开展相关核心技术的研发为主,湘鄂情以推动技术的行业推广、市场应用为主。未来湘鄂情投入联合实验室的资金不低于1亿元,不过要分3期投入,其中签约当年投入1000万元,第二年3500万元,第三年5500万元。

6月11日,湘鄂情与山东广电新媒体有限责任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拟共同推进山东省家庭智慧云终端项目,其中,湘鄂情承担山东网络广播电视台家庭智慧云终端的设计制造,不过具体合作金额还未透露。

7月24日,湘鄂情与安徽广电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主要内容为安广网络将安徽省内家庭智能有线电视云终端交由湘鄂情独家投资建设,初步估算投资总额高达15亿-25亿元。

湘鄂情和孟凯囊中羞涩

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中,湘鄂情和公司实际控制人孟凯给资本市场留下了一个挥金如土的土豪形象。然而,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2009年11月湘鄂情在深交所[微博]上市,彼时公司以18.90元/股公开发行500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为9.45亿元,其中超募资金4.26亿元。随后湘鄂情就开始跑马圈地,加速扩张门店。

但是,公司斥巨资投资的门店效益却不尽如人意。2012年-2014年3月末,公司35家直营门店的净利润分别为1.44亿元、-3.24亿元和-1559.10万元,合计亏损1.95亿元。自2013年7月起,湘鄂情分两批关闭了北京西南西环店等13家门店,同时主力店西单店亦缩减面积5049平方米,占其总营业面积的四成。

与此同时,湘鄂情手中的现金也迅速减少。2009年-2013年,账上的货币资金从9.01亿元剧降至0.82亿元,截至2014年第一季末,也仅有9288.56万元。

随着资金日渐紧张,湘鄂情沦落到卖子求生的地步。2014年6月,公司转让了子公司河南湘鄂情的股权和债权,公司预计将产生约8000万元现金流入。此外,湖北湘鄂情转让事宜也在进行之中。

从湘鄂情实际控制人孟凯的角度来看,情况也不乐观。目前,孟凯直接持有湘鄂情股份1.82亿股,通过一致行动人克州湘鄂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克州湘鄂情”)间接持有公司股份3000万股,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12亿股,占总股本的26.45%。然而,孟凯和克州湘鄂情持有的湘鄂情股票已经悉数被质押。

“这就是湘鄂情两难的地方。一方面餐饮过去几年的扩张也是没有停过,这两年经历的低谷期对它的资金积累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它想要获得后续资金的话,最有可能的方式是采取股票增发的方式,去做一笔再融资。”北京志起未来营销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志起表示。

果然,2014年5月,湘鄂情发布定增预案,拟以6元/股向包括孟凯在内的9名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亿股合计募资达36亿元,其中,孟凯将出资9.60亿元认购1.60亿股。除2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4.8亿元用于备付公司债券回售外,剩余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主要是为了拓展互联网新媒体业务。

然而,7月30日,湘鄂情却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推进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落实工作,主要针对补充流动资金部分进行细化分析,对其中与业务直接相关部分由专业机构出具可行性研究报告,相关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中且未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微博]提交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材料”。

对此,浙江一家上市公司董秘表示不解:“这个公告很奇怪。之前整体方案都已经做好了,怎么还要细化呢?而且像这种细化,通常来讲的话证监会[微博]会问你,这个补充流动资金具体怎么用,你做个补充,或者董事会开会做个论证,补充材料再报上去。但是它又说没有报,又说论证细化,我也没搞明白为什么。”

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致电湘鄂情董秘李漪,其表示,目前正处于准备披露半年报,不方便接受采访。

“我个人对这次增发是不太乐观的,因为尽管有许多机构捧场,但机构的钱也不是没有成本的,大家还是要看湘鄂情产业的战略思路、战略布局是不是有清晰的答案。好像最近机构对它的转型也开始怀疑,至少是不像以前那么拥护了,没有跟得那么紧了。这也说明大家都在观望,而这种观望的话一旦时间再长一点,大家的信心会越来越不足。”李志起表示。

盟友王栋逃离

尽管湘鄂情诸多收购尚未真正实施,而且公司目前并不具备相应的资金实力,但是在二级市场上,湘鄂情的股价却一飞冲天。

自从宣布与安徽广电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后,湘鄂情股价已上涨至8月7日的9.10元,较6月20日停牌前的5.57元上涨63.38%。

“里面肯定有操盘的人,帮孟凯做股价,这毫无疑问。他如果连这一手也没有的话,那还玩什么?”浙江一名私募人士表示,“一方面是煽风点火,出许多利好,另一方面,关键还是操盘手在里面。如果股票不涨的话就吸引不了跟风,要吸引跟风肯定要涨。孟凯肯定私下里找了不少拉抬股价的。”

在该私募人士看来,湘鄂情已经不是转型不转型的问题,孟凯正在把湘鄂情当作手中的一个资本玩具在玩,最终就是为了套现,全身而退。“没有什么看点,就是骗骗一些散户。”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作为湘鄂情战略投资者的王栋,也开始打起了退堂鼓。7月29日和7月30日,王栋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分别减持所持湘鄂情股份1600万股和2400万股,减持价格分别较当日收盘价折让11.91%和15.43%。

王栋的突然减持,被市场普遍解读为不看好湘鄂情的转型。

对此,湘鄂情于8月1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复称,王栋减持并非不看好公司转型,而是因为公司发展重点放在新媒体大数据领域,原先王栋投资湘鄂情,“主要是为了加强其控制的承德南江集团农副产品业务与公司在餐饮业务上下游的合作,目前情况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因此公司二股东本周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部分公司股份”。

8月5日,王栋以7.88元再度减持湘鄂情20万股,自此,王栋持有湘鄂情股份比例为4.99%,低于5%的披露红线。

“无论是再融资,还是新兴的战略热点布局,我个人感觉湘鄂情造势的嫌疑更大,真正的进展好像比较少。

这也进一步说明,这些机构对它也不是太乐观的。因为真正的战略转型,无论是对于孟凯本人的能力还是湘鄂情原来的产业背景,跨度都太大,所以也会导致投资者走一步看一步,不会真的铁了心追随他。除非他能创造下一个奇迹来证明他这种判断和他的能力没有问题。”李志起表示。

ROHS认证

多群同步转播小助手

my电缆

友情链接